吓得我师弟都不见了(2)

        楚路吧吧刊的活动_(:3」∠)_

        没有主线只能看前一棒的内容剩下全靠猜猜猜的接龙文

        找不到文档结果发现手滑删掉了我会说?

        part1

        part3

        part4

        part5


       “理想的生活?”

  “嗯……普通的,那种吧。”

  “我本来就不是什么有出息的人呐,所以日子过得平淡简单一点就好。”

  “找个山清水秀的小地方,没有龙也没有刀剑魔法,不用背着坑爹的魔法书满大陆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安安稳稳地和喜欢的人一起到老。”

  “如果到时候真有那么一个人的话……”

  

  楚子航从梦里醒来,那些只言片语与其说是梦境不如说是久远的回忆。梦的主角是还处于璞玉时期的路明非,见习法师姿态随意地坐在熊熊燃烧的火堆旁。明亮温暖的火光驱散了夜晚的幽暗与寒冷,也映红了那张述说着期望的青涩脸庞。

  仿佛昨日重现般清晰真实。

  精灵是善记的种族,所谓的“善记”并非指记忆力的强悍,而是因为精灵总是用灵魂去铭记他们生命中意义非凡的点点滴滴。哪怕楚子航是个特立独行的半精灵,他依然继承了这从血脉里传承下来的习惯。

  然而那个占据了楚子航人生大半记忆的人现在却失踪了。

  不知生死,无迹可寻。

  唯一留给楚子航的只有那顶不成原样的帽子,和内侧用鲜血写就的模糊句子。

  一句“永别了”像是锋利的刀刃,轻而易举地终结了半精灵两年多来的安宁生活。

  

  时间跳回那个灰暗的清晨。

  “学院还没有放弃搜查。”兰斯洛特说。他将已知的所有情况详尽地向楚子航做了个报告,就像学生时代他曾经无数次做过的那样。

  楚子航点点头。他了解自己的老师,名震大陆的战斗法师是个固执到骨子里的人。在没有决定性的证据之前,昂热绝不会放弃任何一丝的可能,不管是唯二的学生路明非的下落,还是那头毫无征兆的出现在南方森林的巨龙。

  楚子航亦然。他从昂热那里学到的不止是犀利的刀法,还有对意志品质的磨练。在最初的震惊难过之后,拥有一颗坚韧心灵的半精灵很快恢复了沉着冷静。

  楚子航当即决定和兰斯洛特一起返回卡塞尔。忠诚的骑士当然不会拒绝这个要求,然而如何尽快到达卡塞尔却是头不容忽视的拦路虎:从大陆的北方到南方是趟不短的旅程,兰斯洛特骑着威利日夜兼程也花费了整整四天的时间,更何况楚子航现在不良于行。

  “跟我来。”楚子航沉吟片刻,领着兰斯洛特去了二楼的书房。

  尽管对法师塔表现出抗拒的情绪,但路明非在收藏的丰富程度上还是很符合他大魔导师的身份的。不愧是神级魔法书七宗罪的契约者,兰斯洛特还在暗自为那些罕见的魔法材料和道具咋舌不已,那边厢楚子航已经从一个上锁的抽屉里摸出两只金色的兽笛。

  “这个是?”

  “封印有狮鹫的兽笛。召唤出狮鹫后,你可以把威利放进去。”楚子航将其中一只兽笛抛给兰斯洛特,接着又从书柜里抽出了一张卷轴。

  卷轴表面泛着一层乳白色的光泽,显示其内记录的咒语是少见的治愈系。

  楚子航利落地撕开卷轴,动作迅速地仿佛只是在撕一张废纸,而不是有市无价的珍稀卷轴。

  白光从卷轴中激射而出,化作一道温暖的魔力进入半精灵的身体。楚子航感受到一股热意流淌过四肢百骸,纠缠他多日的腿伤转瞬之间便彻底痊愈了。

  在骑士惊叹的目光中,楚子航丢掉了拐杖。他的两把刀端端正正的摆放在书房一角的刀架上,似是觉察到了什么,这会儿竟然发出了欢喜的嗡鸣。半精灵走了过去,步伐矫健沉稳。他指节分明的手轻抚过刀背,光可鉴人的刀身映照出一双静静燃烧的黄金瞳。

  “该出发了。”

  出发去把他的男孩找回来。

  

  有了狮鹫的协助,楚子航和兰斯洛特一路十分顺遂。两天后的黄昏时分,两人已经到达了南方森林的边缘。从空中俯瞰,苍翠的树海连绵不绝,一座银白色的高塔在大片绿色中尤为显眼——那是属于昂热的法师塔——卡塞尔学院的建筑群以校长的塔为中心向外辐射,背靠千仞高山,形成了易守难攻之势。

  “这附近的城镇都被巨龙给摧毁了,什么都没留下。”兰斯洛特的语气透着沉重,“学院派遣了人手帮助活下来的居民重建家园,但是……”

  骑士未尽的话语消散在风中,或许时间最终会慢慢抚平一切的伤痕,但等待不适合楚子航,也不适用于路明非。

  “明非的帽子是在哪里发现的?”楚子航问。

  “在森林里,一棵烧焦的树下。”兰斯洛特比了个大概方向。楚子航循着手势望去,果然发现了一块不自然的焦黑区域,明显是被火焰灼烧过的痕迹。

  “我想去看看。”楚子航摸摸怀里的帽子,又重复了一遍。“我想去看看。”他催动狮鹫飞了过去,兰斯洛特紧随其后。

  地方不远,不过狮鹫背上羽翼几次拍打的距离。还没等狮鹫落地,楚子航便毫不犹豫地从半空一跃而下。兰斯洛特两年多没见过半精灵如此不要命的举动,此时居然有种迷样的感动。

  他们这一代被称为卡塞尔的黄金世代,楚子航路明非恺撒更是其中的佼佼者。作为楚子航的副手,兰斯洛特曾无数次近距离观摩那一手诡谲的刀术。一招一式间,透着凛冽的杀气,伤敌亦伤己。

  直到楚子航遇到了路明非,他的刀才有了新的意义。

  如果路明非真的……骑士突然不忍再继续想下去。

  楚子航不知道身后的前副手正思绪翻涌,他也没空多加关注。半精灵的注意力全集中在那棵发现路明非帽子的树上。那树被龙炎灼烧过,黑漆漆的躯干不自然地歪斜。

  有些奇怪,楚子航皱眉。他环顾四周,七倒八歪的满是树木的残骸,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然而身体里属于精灵的部分却在躁动不安。

  精灵是自然的宠儿。

  诗歌里流传的句子闪过楚子航心头。他走到树下,无视残留在树体表面的腐蚀力,伸出手试图触碰它——

  

  “会长小心!!!”


       都发了FT我也补上好惹

       1,看完前一棒的内容你的想法是?

  what?!开头就掉线一个?!引言不明觉厉(。•́ωก̀。)

  2,在接龙的过程中,有什么问题?

  拖延症……我是五个人里花费时间最长的那个(土下座。还有一开始想改设定结果被镇压了|・ω・`)

  3,阅读完接龙的最终版本,第一反应是?

  并没有事先商定主线什么的,但是完成品画风居然比想象中和谐多了www大家都辛苦了!

  4,请简单概述一下自己脑补的故事。

  我就想写七宗罪魔法书被偷,然而字数不够忍痛放弃了Ծ‸Ծ故事的话……七年之痒(拿错剧本)

  5,其他人的部分有特别喜欢的点吗?为什么?

  师兄和水中的路明非对视那段。you jump i jump。

  6,对于本次接龙活动请用一句话来表达你的感想。

  作为活动的策划表示这根本强行给太太们制造黑历史,我已经准备好了锅,有什么冲我来。以及……下回不玩这个了,不约不约没有主线不约。

  

评论(6)
热度(115)

© 没有社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