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财进猪/First blood

  正文前:突如其来的发病。随心所欲不讲道理的半架空设定,死蠢,傻白不甜,疯狂OOC和吐槽。我已经疯了……但是我这么娇弱,你们要打就打蠢喵吧。





  
  
  
  
  第一次听见楚子航要加他微博时,路明非是拒绝的。

  原因很简单,仅仅是拿出手机向对方展示自己圈粉小七十万(包括○浪友情赠送的僵尸粉)透明哀伤倔强孤独的一代后现代主义青春文学家“夕阳下的刻痕”——粉丝爱称“刻痕酱”——这样一个遗世独立、诗歌般明媚忧郁的主页,就远远超出了路明非与楚子航彼此的羞耻心和承受力。

  路明非想不开为什么楚子航想不开。基于其办学主旨和思想的特殊性,卡塞尔的学生互相交流时使用最多的社交工具必然是当地服务商提供却由诺玛一手掌控的电话、短信服务以及某个毫无节操、醉心八卦的深网论坛。MSN也好,某个并不存在的社交工具也好,热衷于把自己捯饬成垃圾堆的○浪也好,还有一心一意一统整个互联网界的写轮眼企鹅也好,对于这些学子来说其功用基本上等同于微○朋友圈:你总要有个东西能让你爹妈找到你并且看见你每天都是如何(假装)生活的。

  基于以上,路明非诚惶诚恐,他不知道这位大爷最近又是如何心血来潮,甚至猜想楚子航可能最近在做“关于成功的混血种和不太成功的混血种在社交生活方面的倾向与认知”这类一看就神特么扯淡然而“这就是科学研究啊!”的社科议题。很有自知之明和见义勇为的雷锋精神的路明非十分感动……然后他委婉地拒绝了师兄的好意。

  但是楚子航这个人,当他要装傻时,平时的严肃写实风格会让他突然变脸的赖皮十分难以对付。路明非又残忍地拒绝了一次。楚子航格挡,路明非的攻击未命中,路明非暴击,路明非的暴击未命中,路明非垂死挣扎,楚子航激发了天赋“圣母天使八卦心(注:仅对特定英雄发动)”,使路明非的垂死挣扎无效化。

  眼含热泪的路明非身体屈服了,心还是向着革命向着党的,他绞尽胃汁,从记忆的垃圾堆里翻出了最开始申请的一个账号。

  并且超感动“路明非CU”这个ID没有人使用。

  和搜索结果里那个红色的——“妈的这什么智障一般婉转妩媚的产品策划他不知道红名是会被人乱刀砍死的吗他知道古时候血书是申冤讨命债用的吗”——大橙V账号“楚子航CU”相映成辉,宛如一对情侣名。

  那基本上卡塞尔一个学校几百位学生可以排列组合上万对情侣了。

  心酸又欣慰的路明非在半夜三更做贼一样偷偷点了“关注”。在那之前他还加了三十个一看就是和○浪微博的产品经理住在同一家精神病疗养院的营销号,以掩人耳目。

  三分钟之后手机响起新粉丝提示音,路明非在床上挣扎(抠脚)了三分钟,终于克服内心要尖叫着把手机甩出去的冲动解锁查看,然后他尖叫着把手机甩了出去:

  “狗日的僵尸粉!”

  于是他被排山倒海的羞耻心和突如其来的郁郁然一闷棍打到了周公脚下极乐净土,不知今夕何夕。

  也就不知道半个小时之后,某个对楚子航CU设置了特别关注的迷妹眼睁睁看着自己男神的关注数从41跳到了42。

  迷妹已经有些缥缈的脑子突然一个台风过境,灵台纤尘不染。男神已经有大半年没有关注别人了!这个新的关注,这个神秘又巧合的数,一定是宇宙的终极!

  然后浑身充满了力量一探究竟的迷妹发现,宇宙的终极可能是个白痴。

  也许飞天意面神教真的是最接近宇宙位面真理的教义。

  此刻她并不会预见,明天一早这个惊天噩耗就会伴着波浪般前浪赛后浪一浪更比一浪强的哭声传遍楚子航CU的粉丝联盟,“嘤嘤嘤男神昨晚手滑关注了一个智障微博为什么我每天早晚都在男神微博打卡卖萌夸他帅求抱抱男神也从来不理我”,整个场面十分火辣刺激,如丧考妣。

  答案一,你男神的真正职业可能是一位富有同情心、正义感和职业道德的神经科/脑科医生。

  答案二,你男神的本体可能是复活节岛的石像。

  答案三,你男神可能是个基佬。

  答案四,你男神是个非常厌恶同性恋的直男,所以他只好挑了个直男在一起。

  楚子航开着微软办公系列最新版,花了两个小时浏览完了路明非的两千多条微博,并且十分惊人地,在成吨诸如“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转发微博”“23333333”这样的微博中提纲挈领,做了整整两页小五宋体的笔记。

  然后他心满意足地睡了。

  徒留粉桃花烂桃花还有桃子桃核落了复活节岛一地。

  “严正抗议!这是赤裸裸的生物入侵!无耻的国际恐怖主义!”其他的石像们默默举起手中的牌牌。

  【世界】系统:恭喜玩家“楚子航”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了主线任务“招财进猪”第一环“学弟的微博(1/3)”,获得奖励“黑金VIP点卡一张(未绑定)”,“桃花(一阶花骨朵状态)”一朵,经验值3000。

  基本上从第二天起,诺诺恺撒一干人等先是怀疑楚子航被盗号,通电话慰问以后只好满心腹诽地接受了楚子航“每天早中晚打卡一般准时转发一条锦鲤微博并艾特路明非”和路明非“每天早中晚打卡一般准时转发楚子航艾特他的锦鲤微博并写到‘蹭运气,谢谢师兄’”的新设定。

  讲道理这个设定真是神烦啊!诺诺暴躁地拿起了刀准备出门放血。她之前都不知道路明非有微博,现在知道了,但是感觉还不如不知道。

  恺撒赶紧拦住了她——用一个充满了男友力和总裁力的熊抱:“昨天芬格尔教会了我一个新的歇后语,叫‘打扰谈恋爱的人——被驴踢’,他说的是真的吗?”

  诺诺痛苦地扶额:“我还没有被驴踢,你已经被驴了。”

  【世界】系统:恭喜玩家“恺撒”锻炼出了新技能“白人问号脸”,获得奖励“女朋友的叹息”一声,鉴于扣金币对其角色“该死的资本主义有钱佬”无效,特殊奖励改为倒扣经验值500点。

  不过没关系,恺撒欣慰地想,未婚妻终于放下了自己好不容易从种猪老爹那里抢到手的古尔薇格家族唯一流传至今的大宝剑……刀。

  所以你被扣经验值了啊,恺撒卿。

  同一时间,楚子航正在和路明非研究如何将连连看和拓扑学联系到一起并获得最优解。具体研究方式为,路明非使用自己的手机打连连看,楚子航在他身后默默围观。

  路明非的内心当然不如他表面那么平静,似乎他的世界只剩下了连连看和他自己,而且他马上就要和里面那只小青蛙求婚了一般专注。那首诗怎么说的来着,你坐在窗边打游戏,看风景的人想打你。

  “为什么不先消掉那对兔子呢?”楚子航在游戏完成的恭喜界面出现的同时问道。

  路明非十分理直气壮:“因为青蛙可以续一秒啊。”

  楚子航:“……”他对自己无法掌控话题走向的情况不大放心,于是决定手动换挡,“今天中午想吃什么?”

  路明非一秒回答:“田鸡!”

  “……”

  “……”

  “……”

  “哦。”路明非委屈地撤回了一条消息,“那我们煮火锅吧。”

  买牛丸和金针菇的路上他们遇见了在挑抹茶慕斯和芒果布丁的零,回来时碰到了正要给楚子航送文件的苏茜,锅底刚搭好的一瞬间提着刀的诺诺杀气腾腾破门而入——后面跟着这次并没有拦住闻到红油火锅香气而动的未婚妻的恺撒,鱼肉和鸭血下锅时一只名叫弗林斯的大型德国犬类也拎着麻将溜了进来……

  “这次我们不赌钱!谁输了谁脱一件衣服!”芬格尔数学成绩很好,但他并不知道一个小时之后自己将输的只剩内裤,成为在场唯一的白装。而其他人——可能除了路明非——也完全没有料到芬格尔对于只穿内裤跑来跑去这件事毫无心理负担,甚至路明非认为,就算不穿内裤,出门遛鸟对芬格尔来说也不是个事儿。

  恺撒痛心疾首,他觉得自己的眼睛受到了可怕的玷污。

  苏茜和零看了眼路明非的手牌,又看了看正襟危坐、打麻将如礼佛的楚子航,在路明非身后交换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彼此心照不宣地笑了。

  今天的卡塞尔依旧和平。








- 2B continued...

评论(13)
热度(148)

© 没有社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