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授魂与

ABO设定,AO,本来想写双向hurt/comfort元素,失败了。

未成年禁止。

只要我车速够快,审核君就追不上我。

 

 

 

第四颈椎的位置,稍微往下一点,突然像是被滚烫的烙铁摁了一下。

路明非一个趔趄,浑身都烧了起来。

诺诺不忍心,拽了他一把,随即甩开了手。她抬腿踹了一脚,然后简单粗暴地扒开右半边的车门。这辆车的质量很好,路明非额头滚烫,眼睛发酸,已经辨认不出车的型号,却能看见诺诺直接踹断了两层高密度合金铸成的门锁。“快滚进去。”她伸出一根手指把路明非往里推,虽然她倒霉的小师弟手脚发软,目光虚浮,诺诺却不敢太靠近。她退后三米远,看着路明非艰难地爬了进去,直接扶着半扇依然合好的门扉坐着不动了,脸颊滚烫,竟是要昏睡的模样。

诺诺又生气又担心,却只能继续后退,大概一直退到了十米的距离。她知道这还远远不够。虽然学院一直没有收到她的分化报告,但去金鸢尾之前恺撒和她都知道自己是个货真价实的alpha,金鸢尾办学数十年间第一次有alpha新生入学,一群beta教员差点原地厥过去……这座小岛四面环水,住了一批世界上最顶尖家族娇贵万分的omega少女,校长当天立即中断了自己每年一个月的假期,亲自从坎贝尔岛屁滚尿流地跑回来握着陈家代言人的手涕泗横流,就差跪下磕头求饶。诺诺坐在雕金的椅子上形象全无地啃着新鲜榴莲,看她父亲的忠实走狗郎心似铁,表示加图索家族已经许诺为小岛供应一整年的物资,并且他们为诺诺准备了足够多的药剂。现在这一大包alpha专用的掩蔽剂和代信息素已经被塞进了路明非怀里,东西不算很重,加起来却比路明非整个人都值钱。

他们这会儿停在一座山头的阴面,四周空旷,偶然有些奇形怪状的石头和更加奇形怪状的树,现在是下午两点,正起风,诺诺闻到车里一股近似青草的植物气味,立马皱起鼻子跑出百米远。

不溜不行,对一个alpha来说,另一个alpha发情期的气味简直如同拳头已经砸到自己鼻子前,不战略性避让的话就等着智商下线你死我活吧。

路明非已经闻不到师姐的味道了——虽然刚才他也没怎么注意。楚子航泄露出第一丝信息素时他就湿了,蜷在副驾驶上发出了一声呻吟。诺诺猛地急刹车,转过头来像见鬼一样看着他,随即明白过来,忍不住使劲砸了两下方向盘。“你没跟我说你男人是个alpha啊?”诺诺气急败坏地吼。他们跑得匆忙,给楚子航喂了足量的镇静剂之后就把人扔着不管了,路明非一开始表现也……还算冷静,她脑子里各种琐事忙着打架自顾不暇,一下就忘了卡塞尔这种妖孽横行的学院,能和路明非谈恋爱的人能是个什么善茬!

“师姐……”路明非说话都是鼻腔里憋出来几个词,小声哼哼着,不敢动,身体却开始颤抖,诺诺看一眼就不停按太阳穴。她从车顶的的置物架里翻出来一个黑色的手提包,气冲冲下车,绕到路明非那边,两根手指拎着小弟的衣领把他拖下来。

路明非身上的香气已经浓得有些过火,诺诺不喜欢花香,被熏得更加不耐烦,她从来不知道自己这个看上去蔫头巴脑的师弟的信息素这么具有迷惑性,不、等下,路明非竟然是个omega应该比他男人是alpha更奇怪吧?耐心售罄的诺诺觉得自己再不快点滚蛋,她的脑袋就要被各种天马行空的神展开撑爆了,甚至连掏钥匙出来开门的时间都不乐意等待,就把她倒霉的被迫发情的师弟扔在老虎笼子前面,自己逃之夭夭。

虽然理智上她不会对自己的小弟做什么,生理上过于强悍的信息素还是影响了她的基础体征。诺诺坐在百米外两块巨石的夹缝处,惬意地吹着风以冷却自己些微发热的血液和大脑,她从外套的口袋里掏出一瓶冷茶,抬头猛灌,眼睛还时刻盯着房车,路明非仍然双腿吊着坐在车门口,像只湿漉漉的无家可归的小狗,诺诺眨眨眼睛,人就不见了。

“……”

刚才那个一闪而过就把路明非拖进车厢的是什么?诺诺表情变得凝重——她似乎低估了发情期的激素对镇静剂的影响。

“操。”她蜷起一条腿,轻声骂了句脏话,却没再动弹。

 

一个链接





PS:虽然原文没有明说,不过其中信息素借用了矢车菊和白罂粟的设定,对不起我就是这么雷人的小妖精……

评论(49)
热度(1883)

© 没有社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