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冕的末端我们坐下来观看(上)

未来世界观。大概分上中下吧。

是篇傻逼文。

真的很傻逼。


“叮铃。”

“您有一封来自‘未知’的新邮件,请注意查收。”


“叮铃。”

“您有一封来自‘未知’的新邮件,请注意查收。”


“叮铃。”

“您有一封来自‘烦死了再来就把你拉黑’的新邮件,请注意查收。”


“叮铃。”

“您有一封……”


路明非把手边的小玩意儿扔了出去。


窗外是一片棚户区,不符合规制的违章建筑像某种生命力旺盛的植物,彼此争夺剩余一点的可怜空间。那玩意儿一口气砸响了快十家人的房顶,聒噪的声音拉开了清晨的拉链...

+

是总裁啊

上线凑齐一桌麻将ღ( ´・ᴗ・` )

谢谢主催对校对爱的深沉,才有这篇本质五百大纲 G文


♦收录于楚路合志《Bed Ending》



经典总裁文大多都是这么开始的。

混乱不堪的夜晚,抵死纠缠的肢体,沉沦欲海的理智,以及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已经失去了男人最宝贵的存在的伤痛。


痛。

这痛不仅明晃晃地体现在某个不和谐的地方,还似一把有血槽的小刀,狠狠地戳在了路总裁脆弱的心窝窝上。

身为一名总裁当然不会缺少一夜情的机会,但路明非拿到的剧本发展显然脱离了正常总裁文应有的轨道。

说好的第二天早上总裁役要用温柔或冷酷...

+

iPTF14hls

♦收录于楚路合志《Bed Ending》

♦挺无聊的

♦我坚持认为这是一篇HE


-零-

“我要把他带回来。”


-壹-

“一杯阿芙罗狄蒂,谢谢。”年轻的客人像比哈希录前的犹太先知,分开醉汉的红海跋涉到她身边。他看起来状态不算妙,风衣上沾染了雨腥味,帽檐尽是破损的毛边,舞池的灯彩落到他的眉眼间只剩下疲惫的阴影。

戴基娅瞄了眼他右手食指和中指的第一个指节,放下手中的玻璃杯,俯下身去摸索。今天来了一群开单身趴的小妞,把她珍藏的某个副牌White Curacao挥霍了一干二净。

哈里和新来的乐队不对付,这会儿正在自己的位置疯狂搓盘,节奏快得让舞池里的小鸡仔们几...

+

色授魂与

ABO设定,AO,本来想写双向hurt/comfort元素,失败了。

未成年禁止。

只要我车速够快,审核君就追不上我。


第四颈椎的位置,稍微往下一点,突然像是被滚烫的烙铁摁了一下。

路明非一个趔趄,浑身都烧了起来。

诺诺不忍心,拽了他一把,随即甩开了手。她抬腿踹了一脚,然后简单粗暴地扒开右半边的车门。这辆车的质量很好,路明非额头滚烫,眼睛发酸,已经辨认不出车的型号,却能看见诺诺直接踹断了两层高密度合金铸成的门锁。“快滚进去。”她伸出一根手指把路明非往里推,虽然她倒霉的小师弟手脚发软,目光虚浮,诺诺却不敢太靠近。她退后三米远,看着路明非艰...

+

orion

大家好我是代发君,帮没有社团神隐多年的幻之第六人深夜发车wwww

是迟来的师兄生贺和回归(?)祝福~ 

然后,周一更(da)新(lian)快乐XD

(虚伪的)高速入口

+

当一只知更鸟在清晨说晚安

第三人视角第一人称。原创人物出没。快乐练笔,快乐沙雕。

日常感叹自己真是个活泼可人的小废物。

*存在大量专有名词混用的情况,考证的话会发现都是胡说八道,请一笑置之,当作平行世界吧。


- - -


卡莎偷了我的樱桃气泡酒。卡莎·希克。

她是个很漂亮的妞,我这么说你肯定很难理解,因为街上卖新鲜的郁金香花苞的老大爷看谁都是“鲜艳的小美人”。但是卡莎穿着她玫瑰色的漆皮夹克和渔网小黑裙从魁北克大街走过,咬着香烟和吸管的男人们就后悔了,开始和瘾君子一样抖动身体、搜查他能记起来的所有衣兜——雪茄呢,精致的怀表和袖扣呢?...

+

|楚路|小说合志《Bed Ending》(一宣+试阅 )

没有社团的某些成员又偷摸跑出门搞事啦~请各位多多关照我们的新人总裁路明非新人主催鲨仔酱(……酱?)

5/19-5/20的CP22见!*★,°*:.☆( ̄▽ ̄)/$:*.°★* 。


前方海域有鲨鱼出没请不要犯二:

《HE》姐妹刊《BE》时隔多年终于要和大家见面啦(´-ω-`)

参cp22,开通贩,摊位详情和通贩日期等信息会在近期的二宣中公布!希望大家多多关注www

说起来合志的计划比我自己的本还早……这边进度相对较快,所以就先做这个本啦,lo主自己的本应该要顺延到暑假了(逃走

能约到人和我一起出楚路合志超级开心!!谢谢staff的...

+

墨菲斯托的定则(1)

西幻(假的)paro

我说什么就是什么(理直气壮)

初设找不到了,明明在粘儿那里的,没翻着


“一、二、三,好你输了。”拳头大小的水母噗通滚进水缸,溅起的水花浇了路一头一身。他愣愣看着自己摊开的右手,无法相信自己刚才居然和一只猜拳只会出拳头的水母比输了。

——奇耻大辱!

路压低上身向沉入缸底的水母怒吼到:

“那你倒是把我的钥匙还回来啊!”

一串泡泡翻腾出深蓝色的水面,发出咕噜咕噜的回响。

“……”

这与其说是个水缸,不如说是人工烧制的陶井,路趴着的沿口和目前水母所在的位置大概隔着一座教堂的高度。入秋的夜间群星闪耀,远处的鸦雀笑...

+

【楚路深夜六十分】情书

为了洗刷某人到处传播的“一周只能写50字”的谣言,咸鱼决定浮上来换口气→_→

最后两段是到时间后吃了个饭回来再补上的,just为了完(pi)整(yi)性(xia)。


关键词:迟来的告白


恺撒推开书房门,毫不意外地发现了自己的目标——

一个红发的小姑娘大大咧咧地坐在象征家主权威的书桌上。她手里似乎捧着什么东西,正聚精会神地看着,两条小细腿垂在半空中摇摇晃晃。

恺撒无奈地敲了敲门板:“亲爱的女王陛下,现在是睡觉的时间了。”
加图索家族未来的家主抬起头,给自己的父亲一个甜甜的笑脸:“就差一点了!我看完再睡!”
“晚睡对皮肤可不好,别学你妈妈。”恺撒挑眉,走近他的小女王,“你在看...
+

了不起的楚子航

大学课程什么的全忘光了,所以下面的知识点都是我发明创造的,希望麦克斯韦和玻尔兹曼和我的物化老师朱文涛老先生(???)宽宏大量[允悲]

一个神经病小短篇。每年发一次病,这就是我诶嘿・ω< 


“一见到你,我的心就开始LC振荡。”


“呜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哦——”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妈妈!!!”

“救——命——啊哈哈哈哈——————”

游乐园里热闹得像一锅广告里的M豆,路明非蹲在装满一串红的花坛旁边,长出一口气。现在已经入秋个把月了,理应气温舒爽,值得人花一个周末放纵...

+

打枪的不要(。

今天给大家讲一段相声。虽然一点都不好笑。楚路真好啊。


重要:请确认自己年满18岁再阅读。


长微博你对我的格式做了什么


就这样吧。谢谢大家。

+

憋说话,要脸←

这不是车。是金刚经。捉虫这种事情不存在的。谢谢大家不讨厌我。 


重要:请确认自己年满18岁再阅读。


机器猫的任意门乌拉


好梦❤

+

嘘——

对不起大家。我是个废人。感觉粉要掉光了。

重要:请确认自己年满18岁再阅读。


新浪你怎么可以这样子


再见再见,晚安晚安。


+

前方海域有鲨鱼出没请不要犯二:

CP20摊宣【J04】买一根火柴吧

摊宣是摊主自己撸袖子做的,排版从入门到放弃,看摊主真诚的眼神,希望大家多多买火柴,温暖你我他w
到时候坐摊的有lo主本人和谢太太们(包括谢殷、谢姜和谢窗)
社团CPP地址→这里

+

没有社团三年磨一碑,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乁( ˙ ω˙乁)
听说某位G也要去CP20放纵啊,来玩吗

ANA:

#楚路##本宣#
楚子航x路明非  小说本《Flyby》
详情及试阅见宣图
魔都CP20首发 摊位到时候再说

暂定场贩only

STAFF:
主笔:我自己 wb@修仙王結芒
主催/排版/校对/guest/其他所有:无所不能的@没有社团

收录篇目:
《深海萤火》
《时雨巡礼》
《花束》

没啥特典 三年墓碑本 就地成立的葬爱家族倾情奉献
就看你信是不信😃

+

乁( ˙ ω˙乁)最新进展:原来这是个寻妻小故事

大XIAXIA:

楚路四格小联动

越来越狗血了。。。。。。

前情提要:第①篇   第②篇  第③篇  第④篇  第⑤篇


+

一个,心机夏!
问天下谁能看懂四格的玄机ヾ(*´∀`*)ノ

大XIAXIA:


楚路四格小联动,弱鸡楚X大侠路的故事


感觉发现了什么小秘密的样子~来来来~·


前情提要:第①篇     第②篇

+

新年快乐小短篇:)


  
  
  
  
  片段练习。妄想系。心脏。Character什么的被狗吃了。
  BGM推荐Ana Zimmer的Underwater。
  
  
  
  
  
  
  
  
  
  
  第二次怀着无望的爱的人是疯子。
  我就是那种疯子。
  天空、太阳、星星都会嘲笑这种爱,
  我也嘲笑这种爱,
  嘲笑它直到因它而死。
  
  ——亨利希·海涅
  
  
  

  他有些想不起来一切是如何开始的。

  雨夜总是有那么点格外任性的资格,混乱的雨搅乱气流、温度,和不远处轮胎碾过地面发出的黏腻声响。每一滴雨都假装自己是安静的,却从万米高空裹挟无休无止的呼啸径直扎到人心里去。

  把四周的商厦和它...

+

招财进猪/First blood

  正文前:突如其来的发病。随心所欲不讲道理的半架空设定,死蠢,傻白不甜,疯狂OOC和吐槽。我已经疯了……但是我这么娇弱,你们要打就打蠢喵吧。

  
  
  
  
  第一次听见楚子航要加他微博时,路明非是拒绝的。

  原因很简单,仅仅是拿出手机向对方展示自己圈粉小七十万(包括○浪友情赠送的僵尸粉)透明哀伤倔强孤独的一代后现代主义青春文学家“夕阳下的刻痕”——粉丝爱称“刻痕酱”——这样一个遗世独立、诗歌般明媚忧郁的主页,就远远超出了路明非与楚子航彼此的羞耻心和承受力。

  路明非想不开为什么楚子航想不开。基于其办学主旨和思想的特殊性,卡塞尔的学生互相交流时使用最多的社交工具必然是当地服务商提...

+

刀锋


只要你不放弃我……
我的确这么说过。
但是,此刻看来,我们的坚持似乎是个错误。

梅城实在是很愧对它名字的。

倒不是说北园每年举办的“寒枝节”里正开的梅花不美,也不是说它的梅雨时节不够绵长繁冗,只是这些清艳动人的颜色结的果,哪怕是浸润了江南独有的薰风细雨也苦的难以入口。煮不了酒,酿不成酱,年年青的红的一串串落在山里烂入泥,贪嘴的布谷都不吃。

奇也怪哉。农学院的老先生们纷纷摇首。干劲上头的年轻人兴致勃勃研究了水土和品种,前仆后继,十年也没有一个定论。倒是北园山后那位老住持说,花开太过,终究不是幸事。

这就是故作高深的诳语了。

梅子难吃,只是一些人和鸟不得口腹之欲而已,如何不幸?开花结果都...

+

这名男子,钓上了人鱼。

情人节意思意思交个小党费(((


一天,路总心血来潮出海钓鱼,最后钓上来一头美人鱼。
美人鱼长得挺好看的,路总想了想,觉得吃掉似乎有点可惜,于是他把美人鱼带回家养了起来。
再然后——
他被美人鱼吃♂掉了。


附上我家灵魂大画师的配图,说真,第三格很可爱哒~


+

相声二人组的段子 

总字数520

大粘的配图走这里  基佬紫yooooo


路:各位观众,大家晚上好!
楚:晚上好。
路:今天,由我,路明非,和——
楚:楚子航。
路:哎对,我们俩,一起来给大家讲段儿相声。
楚:(面无表情点头)
路:这段儿相声的名字叫,你,不是一个人。(指楚子航)
楚:(棒读)怎么说话呢?
路:师兄你别生气,你想想,咱们这是哪儿?
楚:卡塞尔学院。
路:对咯,学院里的老老少少都是啥?
楚:混血种。
路:没错!混、血、种!我是混血种,你也是混血种,混血种是人吗?那必须不是啊!
楚:(继续棒读)……你说的好有道理。
路:所以,你,不是一个,人。
楚:嗯,你也不是一个人。
路...

+

和 @Gridouer 一起做的双人问卷w


+

【一口盐汽水】鬼才老头子的收官作!那男主是个什么鬼!!!(4)

我临死前的最后挣扎

老规矩,我认真地“前方高能预警”,你们要认真地信

不接受一切事后的吐槽殴打和差评

(所以最好的选择是不要看)


之前三段都是去年七月写的了,时间久远(你)做个前情提要

看,我多么贴心

(一)

(二)

(三)


撒,一狗:


喷了

301楼 不要整天想着


e, excuse me?

302楼 。。。


我的翻页QwQ

怎么能这样QwQ

303楼 别抢!


等等300L你嗦啥????????????

304楼 别抢!...


+

2015年终总结

还以为15年全年都在肝各种游戏

结果翻了下文档突然发现好像也能凑合(X)做一个就发上来拔个草

百分之八十都是楚路相关,有的发过,有的没发过,就让我腆着脸蹭个tag吧(✿◡‿◡)


-1-


论文


-2-


死亡游行paro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路明非抓了抓头发,纳闷地想。

他现在还有些不知所措,一觉醒来发觉自己身处无法逃离的陌生酒吧,脑海里却没有任何关于自己如何来到此地的记忆。

酒吧的面积不算小,装修风格低调中带着奢华。作为一个资深宅男,路明非很少涉足这种明晃晃贴着现充标签的场所,他没有可以一起玩乐的朋友,也没有闲钱可供他挥霍享乐。

也许是还没有到正式的营业时间...

+

骊歌(上)

 @鹤呔  哦多生日快乐!!!

第三年份的生贺,惯例的分割放送,没有压上七夕线迟到了几分钟不要打我啊反正都不好次(


BGM:朴树-送别


>>>>>


路明非站在穿衣镜前,认认真真地系领带。半个小时后他将作为卡塞尔的学生代表出席一个重要的仪式,重要得容不下半点差错。
路明非为此特意选择了一条藏青色的丝质中宽领带,十指翻飞间,一个漂亮的半温莎结悄然成型。
实际上对于今天这样的场合,温莎结会比半温莎结显得更为正式、庄重,但令人遗憾的是它与路明非略显单薄的身材实在是不大相配——
“如果路主席您有加图索主席那样广博的胸襟,倒是可以试试。...

+

哈哈哈哈哈哈哈


大XIAXIA:

七夕到了。

借着这个牛郎织女相会的大好日子

BIEBB系列开始了

ACTION!

--------------------------------------YOOOOO--------------------------------------------

+

片段练习。妄想系。心脏。Character是什么不知道。

……还是听歌吧。


<<<<<<


“醒了?”眼睛还糊着的时候,有人影逆着光这么叫他。


路明非被这梦中煎饼果子一样大的脸吓出激灵,手肘一撑想坐起来,被对方轻描淡写一只手摁了回去。


揉揉眼睛,再眯一下,视线逐渐对焦。“……师兄?”


楚子航不明所以地嗯了一声,轻得忙着恢复智商的路明非并没有太听懂。


“你大爷的楚子航!”最终...

+

吓得我师弟都不见了(2)

        楚路吧吧刊的活动_(:3」∠)_

        没有主线只能看前一棒的内容剩下全靠猜猜猜的接龙文

        找不到文档结果发现手滑删掉了我会说?

        part1...


+

伯劳

       那只鸟在窗外,突然叫了一声。

  它一直非常安静地隐藏在树冠最深处,层叠的枝丫是天然的防御围栏,足够抵挡一切不怀好意的手。所以这一声空旷得让路明非心惊,手里厚厚一摞资料噼里啪啦砸一地,古德里安教授抬起脚趾不幸受伤的右脚痛呼:

  “不是我要你背这些东西的啊路明非你怎么可以公报私仇……”

  路明非猜他大概是想说“以怨报德”之类的词。

  “对不起哦教授,我现在腰酸、背痛、腿抽筋,您老体谅一下。”他做着鬼脸,用捡起来的《东西方宗教派别与密党名录》锤了锤自己胳膊,又痛又酸的肌肉感觉到受虐一般的舒爽。

  ...

+

© 没有社团 | Powered by LOFTER